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道·四川(46)丨自流井区:盐商的传奇

2022-09-21 17:27:09 553

摘要:△ 《自流井区·题词》 杨君伟 书12▲ 局部自贡市下辖的两县四区其实都有着强烈的共性,这其中的盐、龙、灯、食四样便组成了最引人注目的自贡形象。但如果我们从细微的角度,将这两县四区分开来看,每一个区县其实都有着强烈的个性。其中自流井区尤为突...



△ 《自流井区·题词》 杨君伟 书


1


2


▲ 局部



自贡市下辖的两县四区其实都有着强烈的共性,这其中的盐、龙、灯、食四样便组成了最引人注目的自贡形象。但如果我们从细微的角度,将这两县四区分开来看,每一个区县其实都有着强烈的个性。其中自流井区尤为突出。

在贡井篇目之中我们已经简述过,自贡其名来源于两口古盐井,一是贡井,也就是古代的大公井,而另一个口便是自流井

“自流井”顾名思义是井中盐卤水曾会自动地涌出。其原因大致是因为地表中含水层隆起后,水平线抬高,此时在低洼处开凿取卤,由于压力差的原因,盐卤水便会自动流出。这个原理也类似在一桶水的底部打开了一个水龙头。但颇为神奇的是,历史上其实并没有记载哪一口古井名为自流井,这好像只是一个打井的方式,或者说是一种类型。

乾隆进士李芝在《盐赋》中有"素绠蛇游似蜿蜒,辘轳霆震而骇愕’的描写,生动形象地描绘了自流井的形态和状貌。

△《盐赋》李芝 作 杨君伟 书


△ 局部


在明朝嘉靖年间,富顺人熊过曾在《答李令论税粮驿传盐策册籍四事书》中写到:“富义、邓井,久在坍塌。其新开自流等井,课税自可兑补原额,无井灶丁,自可径免虚赔。”可以说,这是最早关于自流井的记载了。也可以看出,这里的自流井确实是一类盐井。后来在清朝同治年间富顺县令吴鼎立的记述中,有:“自流井在新桥下,下桥上,名为火井沱。河岸有井,自流盐水,故曰自流。或曰有不见功之井,倏然涌出,非关人力,以是得名。”

火井沱这个名字,如今在自流井依然可寻,这里是沱江流经自流井区所转过的一个大弯,河湾处便是历史悠久的自流井老街,这条并不算长的街道上,铺着厚重的青石板,街口矗立着一块高大的牌坊,成为其非凡的见证。这条街上,在这条街上,保存着几处自流井的遗址。火井沱便是其中之一。历经沧桑岁月,这些古井都已不再使用,那些楼架建筑都已消失,就连老街之上的房屋也都斑驳老旧,近几年方才重新修葺,投之以商业的目光。但在古代,这条路是井盐运输的大路,这短短的石板路,不知解决了多少人的淡食之苦。

其实在历史上,自流井区大部分时间是归属于富顺县的,就如贡井区曾经归属于荣县一样。因此由自流井区和贡井区组成的盐场,昔日名为富荣盐场。《荣县志·食货》中记载:“蜀之盐业,富荣为大宗,富曰自流井,荣曰贡井”。甚至在清初,自流井和贡井都归属于富顺管辖,当时还名为富义,直到雍正八年(1730年)方才分开,将贡井归于荣县。为管理盐务,富顺县在境内设县丞署。后将所属井区分为上下井,自流井地区称下井,贡井为上井。上井又分五挡。分别为龙挡、桐发挡、新罗挡、邱家挡、长坝垱。其中的邱家挡后面又有细致的划分,其中的下邱挡和桐发挡 、长坝挡 所组成的区域即是如今自流井区最早的建置名称。

△ 《荣县志·食货》杨君伟 书


△ 局部


如今的自流井区是自贡的政治经济中心,在盐业兴盛的现代,这里也是会馆林立,商人成群。在釜溪河畔不远处,有一座西秦会馆,极为精美,如今是自贡市盐业历史博物馆。会馆大门是四层奇崛的飞檐,如鵩鸟振翅,凌动倏然。大门两侧石狮子威严对视,令人肃然。

这座会馆是清代陕西籍盐商集资修建的同乡会馆,别名陕西庙, 又称关帝庙。馆内廊楼相接,殿阁相抱,设计精巧,气势恢宏。其中大量精湛的木雕石刻,为世所罕见的精品。

此外,在自流井还有湖广庙、南华宫、江西庙、天后宫、老君庙、贵州庙、川主庙、井神庙、海潮寺、观音阁、桓侯宫等等会馆宫祠,足以见当时盐业之兴盛。尤其是经过两次川盐济楚之后,自流井附近的盐商愈发壮大,于是逐渐成为富庶之地。在这其中,胡王李颜四大盐商的故事如今都是自贡的传奇。


01.

四大盐商之首当数胡氏家族。胡家本祖籍江西,嘉靖年间到了自流井,并在此定居下来。最开始胡氏家族并不是做盐业生意的。当时的胡氏祖先胡元海在这里开了一家布庄,名为元和布庄。布庄获利之后,胡元海开拓业务,这才转向盐业。一开始胡家是与其他家合资经营,后来盐业的利润逐渐增加,在这个过程中,胡家也积累了大量的制盐技术,于是开始独立发展。

胡家斥资在自流井的寨子岭上买下了一块地,用以开挖盐井。或许是天佑胡氏,这一挖便掘出了无尽的财富。

这口井竟然是一口火井!

我们前面说过,凿井取卤的时候,有时候能挖到地下的天然气,一经点燃之后经久不熄,用这样的“地火”煮盐,能节约大量的燃料成本,胡家大喜过望,这口井便成为一个家族兴旺的起点。

胡元海逐渐将盐业作为家族的主业,且独资经营。他善于用人,又待工人不薄,没有了合资所带来的股份纠纷,胡家迅速在一众盐商众崛起。胡元海的儿子胡勉斋继承家业之后,更发扬了父辈任人唯长的传统。而且此时恰逢第一次川盐济楚,胡勉斋大肆拓展盐业业务,除了煮盐制盐之外,又兼营盐运,开创福临怡大型运号,并不断开设分号。除此之外,胡家也在盐业之外开拓新的领域。

积累了大量财富后,胡家开始修建宅邸,取名为慎怡堂。慎怡堂在当时是名副其实的商业巨擘,只盐运一项,年收入便超过现银30万两。但慎怡堂也并未就此脱离底层人民,相反胡家捐资修路,耗费巨大,每年胡家也都会拿出大量的米粮银钱救济穷人,又开设医馆,免费为穷人治病。光绪年间天下大旱,饥民遍野,慎怡堂制做了大量的薄饼向人们发放,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,此举为世人所赞叹。四川赈济局为此向胡家赠送了一块“惠济芸生”的牌匾,用以褒奖。

胡氏第三代胡念祖在祖先的基业上大肆改良制盐流程,创造出了更为精细的食盐,口感上佳,而且不断开辟新的盐井,这一时期,胡慎怡堂王三畏堂李四友堂颜桂馨堂合称为自贡四大家族。


02.

三畏堂是王氏家族的堂号,其祖上至为出名之人名为王朗云。他是个创业者,在其成家后,他将自己分家所得的房子田产抵押,与陕西的商人做了笔生意。两家共同在扇子坝(即今大安区扇子坝社区)开凿盐井,此后十年间,王家的盐井不断开凿,盐产量居富荣盐场之首。同样是在川盐济楚时期,王朗云抓住了这个机会,开设盐号,并不断向重庆、宜昌等城市设立分号,获利无数。此后王朗云大量收购土地,数年之间,王家的田产跨威远、富顺、宜宾等数个县,四川总督丁宝桢都称其“富甲全川”。其实在王朗云创业之前,王氏家族在当地就是望族,祖上有人为官,因此和朝廷关系匪浅。在王朗云创业后,这个关系被他最大限度地利用了起来。在富庶之后,王家也世代有人在朝廷做官,许多朝廷大员都对其敬重有加。

但商人毕竟不在官场上行走,这种种虚衔并无法让王家一直繁盛。在川盐济楚结束后,清政府要收回两淮两湖流域的盐业行销权,并且将盐商手中的川盐销售权收归清政府,王朗云虽财多名盛,但也无法扭转这种局面,三畏堂逐渐就此衰败下去。


03.

李氏家族的四友堂其历史甚至要早于前两大家族,他们的祖先在元代延祜六年(1319)便由河南的固始县迁到了富顺县。数百年间一直都在从事盐业生意,算是名副其实的盐业大家。到了李维均、李维基、李维圻、李维墀四兄弟掌管家业时,他们创立“四友堂”这个堂号。同王三畏堂一样,他们也选择了与陕西盐商合资凿井,借用他们的资本快速发展盐业。在川盐济楚时期同样大肆拓展盐号,在当时,四友堂是仅次于三畏堂的大盐商。

四友堂有一口双福井,这口井是颇为知名的自流井,其中产出的黑卤,浓度为自贡第一。而且因为是自流井,产量巨大,日产高达1000余担。为了更方便输送自流井露水,光绪二年,李四友堂掌门人李德山创办了输卤管道,也即是大生笕(jiǎn),在输卤方面,四友堂走在了前面。当时的四友堂垄断了贵州数十个州县的食盐销售渠道,获利无数。

然而四友堂这种多人经营的模式,在其辉煌之后也迅速地进入了内耗和腐败的阶段,川盐济楚之后,四友堂也就同三畏堂一样,很快衰败下去。


04.

最后一个桂馨堂是颜氏家族的堂号,颜氏家族本是广东籍,雍正十一年(1733)由广东海丰来到威远定居,数十年后迁居自流井,在此农耕度日,数十年下来,也有了一点田地。颜氏家族中的颜昌英后来开凿永兴井,成为颜家业盐发家的本钱。这口井打得并不简单,当时颜昌英打这口井的时候,挖了两百丈都不见卤水,而且挖着挖着还碰到了硬石头,挖不动,人们都劝他放弃,颜昌英坚信了自己的判断,继续往下挖,这一挖就是五年。五年后的一天,巨岩崩碎,咸泉喷涌而出,同时伴随着大量的天然气,颜昌英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

后来颜家又陆续开凿了数口盐井,其中产出的食盐也在川盐济楚时期为颜家积累了不尽的财富。颜昌英为他的府邸取名桂馨堂,取“桂子流芳”之意。

同治二年(1863),四川总督在自流井设立水厘局,从卤水之中征收税金,称之为“水厘”,此举损害了四大家族的利益,遭到坚决反对。颜昌英和王朗云更为激进,二人暗中散布征收水厘将导致盐工失业的传言,因其大量盐工震怒,群起而攻打水厘局,并将其一举捣毁。此举震惊朝野。

在那之后,王家动用官场上的关系,不断上访。丁宝桢一纸诉状将其行状奏报慈禧,引得慈禧震怒,严令查办。王家的官场之途便就此断绝。其他几大家族也都逐渐衰败,颜家更是陷入了子孙分家兄弟阋墙的窘境,不久便彻底破落。

此情此景,不由得令人想起孔尚任《桃花扇》中那句名言:“俺曾见,金陵玉树莺声晓,秦淮水榭花开早,谁知道容易冰消!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,真是再贴切不过了。


▲ 《桃花扇》孔尚任 作 杨君伟 书


▲ 局部


四大家族在盐场之上的风云商战,一直以来都是文学艺术取之不尽的宝库,我们能够想象他们曾经的辉煌,那种盛名如天的场面。这些都建立在一个“盐”字之上。无可争议,他们创造了一段川盐的历史,而且客观上,因为他们的崛起,川盐也拯救了大量盐荒地区的人民。川盐济楚有其独特的历史功绩。自贡盐商自古以来都是一个庞大的群体,在任何时期都在发挥着推动历史的作用。

民国33年(1944),冯玉祥为抗日战争募集作战经费来到自贡盐场,他鼓励盐商“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,共同救国”。自贡盐商也响应了他的号召,为此,冯玉祥在北院(即今中共自贡市委内)题写“还我河山”。同年10月,盐商们将冯将军的手迹摹刻于釜溪河畔龙凤山外沿的石壁上,赤字隶书,厚重如磐,彰显着那个时代强烈的胜利决心。

自流井是大自然赋予自贡盐业的厚利,自流井的盐商是自贡盐业赋予历史的传奇。


浪淘沙·自流井

望川

平川月掌灯,夜来如明。火井自流万贯银。长记破岩心如铁,气贯飞云。


四海商旅盛,宫观如林。千古盐商巨声名。古街楼起掩陈迹,谁觅昔音。


▲ 《浪淘沙·自流井》 杨君伟 书


▲局部



Ending /

四川,这个有着五千多年历史的古老地域,是一个无法窥其全貌的整体,它浩如沧海,横跨经纬,有无数的传奇和故事如今仍在沉睡。然而当我们走进四川的区县,宏观的东西突然变得具体,清晰地映入眼中。

请与我们一起探寻183个不同的天府人文密码。


书法/杨君伟 文/望川 美编/不二甜

文化远近部分图片、音视频来自互联网,仅为传播更多信息。文章所含图片、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